sankeshu

一个中二病青年的自我鸡汤

心境变化很多,却又无从描述。
宁愿不睡觉也要做点什么,实际上不过是焦虑而已。
曾经的学术理想又起来了,怎么实现?
我本来以为自己会犹豫,但其实我的内心已经给了答案,我要做,我只关心怎么做到,要多久,都不在乎,这还真符合我的倔脾气。
总要有颗追求真理的心,不管干什么都是。
一件一件来,先不着急搞学术呢,先把准备工作做足了。
录音笔记,锻炼,古书……………要做的事还很多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