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nkeshu

一个中二病青年的自我鸡汤

我能感觉到我外出去住她的不高兴,所以当我周末看完相声第二天回来的时候,就爆发了。

其实对于我来讲,我还是心有愧疚。

这并不应该,因为并不是我造成的,我不该感到愧疚。

我能察觉她的不高兴,但我很忙。

如果不行,我还会用之前的方法,忽视。

不必,沉默就行了。

如果她非要争吵,我就沉默。

我没精力和她吵。

沉默,是最有力的武器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