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nkeshu

一个中二病青年的自我鸡汤

界限

我要离开家乡,我不能永远呆在这里。
这么想,却等于给自己划了界限。
八年来,我离开了却又不得已又回来。

我可以离开,也可以回来。

评论